抖音二维码
快手二维码

散文《为了天下无贼》

刘迪/文

采访前听介绍:曾有800个窃贼栽在她的手下。我想:她一定是一个武艺高强身手不凡的巾帼豪杰。可当我在公安公交分局见到她后,却与我对她的想像大相径庭,她身材不高,凡人俗相。起先,我有点不信她的反扒业绩。然而,当我采访了她,她的儿子、丈夫和她的队长。一个女人和三个男人所讲的故事,使我对她从信服到肃然起敬。对扒手,她像个豹子。

平安天使

平安天使在行动

她说:你看他的眼睛,都是贪欲,黑得深不见底,叫人心往下沉……。贼说:阿姐,你的眼睛真像两把刀子。

这是反扒行动的第一天。

这一天虽然没有擒到贼,但对我来说,也够惊心动魄的。

这是城郊结合部的一个公交中转大站,下午三点,还不到高峰时间,车站显得有些冷落。

陈峥背着个小巧的双肩包,斜靠在公交站台的广告牌上,和我闲聊着,眼睛有一搭没一搭地注视着周围……车站旁边的非机动车道上停着两辆“大炮”(摩的),大概在等候高峰到来时的生意。

她说:这行干久了,都是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。

我说:这样好,不会引起注意。

说话间,时不时有车子停靠站台,陈峥的目光敏捷地扫过车厢,说了声:清汤寡水的,真干净。

转眼四点半了,陈峥打手机和另外小组的队友联系:在哪混呢?……我们也是,汤都没有。陈峥挂了电话对我说:你累了吧?不然你到车上歇会儿?其实,干我们这行,是很乏味的,有时几天也发现不了目标。

我们正聊着,搭档媛媛突然惊呼:来了来了。

我感到身上的汗毛一下都竖了起来,人顿时就振作了。可是,我看到,陈峥和媛媛脸笑得像花似地一齐向前迎去……只见一个年轻妇女,领着一个2、3岁漂亮的小男孩走了过来。两人蹲下来和小男孩好一顿嬉戏,才把他们母子送上车,车开了,小男孩把头靠在车窗上,一直在向他们招手……

陈峥说:我们经常在这里看到他们母子,久了便熟了,每次来这里,媛媛都眼怔 怔地等他们……媛媛的儿子也这么大。

媛媛不知什么时候买了三个蛋糕,一人分了一个,她俩几口就吃光了,见我没吃,陈峥说:吃吧!还不知什么时候吃晚饭呢!

五点半,车站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,路边的“大炮”又多了两辆,大巴和中巴像商量好似的一辆接着一辆向站台停靠过来。陈峥的脚灵活又有章法地在站台上移动。

六点,陈峥的手机响了,对面的队友报告,拎“考克”包的家伙向我们这边走过来了。

陈峥目光如炬,迅速锁定了目标,又和搭档会意地对了眼神,然后才对我说:你跟我们上车吗?我说:跟。我小心地四处张了张,什么也没发现,似乎一切都很正常,于是我靠近陈峥轻声问:几个?在哪呢?陈峥说:五个,右面俩,后面仨。

我向右面看去,我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贼。一个黑夹克,一个米黄色夹克,剽悍的两个贼进入了我的视野。特别是那个黑夹克,眼睛黑不见底,视线呈45度,斜视着,阴森又贪婪地在搜寻着目标……

夹克们在陈峥监视的目光中移动,但你看不出她和原来有什么两样,有时还和我聊两句:他动你不能动,你动就“暴”了,是贼,就贼精贼精的,你在找他们,他们也在找你,其实,是一场心理较量。

我问:你怎么就能确定呢?她说:不是我,我们都能,看多了,看后脑勺也能看出来。你看三个月也会看的……你看走过来这人,虽然长相叫你不舒服,但眼睛很正常,不是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吗?正常人眼睛里没贼光。贼和正常人是不一样的。

贼们一直没有动静,看来也没有上车的意思,仿佛在酝酿着一场阴谋。

果然,眨眼间,五个贼都不见了,像一下子钻进了地缝里。

我慌张又遗憾地问:人呢?

陈峥说:坐“大炮”逃了。别动,他们会回头的,动就“暴”了。

路边的“摩的”果然都没了。

没多久,回来了两辆摩的,媛媛上前询问,司机连连摇头。

这时,一辆车尾装饰着三张光碟的摩托车停到了路边,陈峥马上走过去说:我认识你这辆车,我包叫人偷了,你刚刚把那人送到哪里了?见“摩的”司机支支吾吾的,陈峥说:带我们过去。没容“摩的”司机说什么,她和媛媛就已经跨上了车。

我上了另两名队员的车也跟了上去。一直跟到一个四通八达的老弄堂。

狡猾的一伙盗贼,溜了。

天黑了,城市的灯光渐次亮了起来,妖娆妩媚,一派祥和。

陈峥又和队友们在附近转了几圈,我发现每到一个车站,陈峥都要摇下车窗,目光犀利地把站台扫一遍。

难怪被她捉到的贼说:阿姐,你的眼睛真像两把刀子。

八点,队员们收工回到了住处。

这天,贼虽然没抓到,但显然是搅了他们的局,否则这伙穷凶极恶的家伙不知要祸害多少人呢!

此时,高峰已过,喧嚣和热闹渐渐隐遁,夜的安宁像一只黑色的天鹅慢慢降临到了这座美丽的都市。

三个月后 我上瘾了

噢!你问我什么时候退役?说真的,我挺喜欢这个行当,每天都很

新鲜……我这人待人接物方面不行,抓小偷还行。现在我体力还可

以,等我感觉影响指标,拖队友后腿了,我会考虑退役的。

1998年以前,我在市局下属公司做内勤。那一年中央下达文件,党政军警不准经商办公司。当时,我面前有两条路,一是脱掉警服到地方,二是分到公安分局。我不舍得脱掉穿了多年的警服,于是决定到公安公交分局。当时已经非常明确,公交分局是反扒的,别人都劝我,你个子小,在一线反扒不方便。我当时就觉得警察抓小偷是蛮好玩的。人家都说,干这行三个月新鲜期,过三个月保证你想走。

最难忘的是平生第一次抓捕。

记得我们培训了两个礼拜,发了个铐子,就出警了。没想到这并不是好干的活,第一个月白板,一个也没弄到。我们一起进来的九个同志,那八个都弄到了,就剩我了,我心里很着急。那是到分局的第二个月,一天,我和师傅从早转到晚也没发现目标。傍晚五点,我们上了58路公交车,车子到了余庆桥站,师傅发现了目标,叫我靠过去,叮嘱我一定看好扒手的手,他的手在哪里?在干什么?我贴过去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小偷的手,眼看他的手伸向被害人的口袋了,是抓还是不抓?我不知怎么办才好,好在被害人发现了,小偷见我死盯着他的手,居然抖划着双手得意地说:我手里什么也没有,你看啥你看啥?车子还在行驶,我跑到师傅面前问:我“暴”掉了,不能再跟了,我看到他下手了,能抓吗?师傅问:有证人吗?我说:有,被害人发现了。师傅说:抓。我马上扑上去,在师傅的配合下,终于给我的第一个猎物带上了手铐。有证人指证,我又从他身上搜出一个文曲星。当时我一边摆弄着文曲星一边想,一个扒手身上带这种东西干什么呢?我打开了机器,翻着翻着,机主的通讯资料出来了,我一阵高兴,马上电话追过去,果然,机主是在前一辆车上丢失的。人赃俱在,而且有前科,给我的第一次抓捕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
尽管我是第九个开张的,但我依然很兴奋。

三个月后,我不但不想走,而且有些上瘾了。

叫我坚定在这个行当里干下去的是2001年的那次抓捕,对我心灵触动很大,对反扒的认识有了升华,告别了刺激、好玩的初级阶段。

周末,心情不错,我着意打扮了一下自己,米色宽下摆风衣,高跟鞋,还涂了口红,事后,为这身打扮,还被局长臭骂了一顿,局长说我叫你们要跟潮流别穿得太土了太巴了,但没叫你穿成这样,遇到坏人你怎么追捕?没想到那天还真就撞上了。

下午,我和师傅上了42路公交车,车开到陕西路时,我们发现了目标。当公交车向襄阳路开去时,目标向一对老年乘客靠去,我也悄悄贴了上去,我看到他把手伸向老伯的口袋,我没有惊动扒手,耐心等待着……当小偷把厚厚的一叠钞票夹到手里的时候,我马上扑了过去,死死地抱住了他拿着那叠钞票的手……我看到扒手的汗一下子就出来了,连连向我们求饶:阿姐,这回我走远了,放我一码吧!

事后,那对老夫妻拉着我的手告诉我,他们揣着2000元是去吃孙女的喜酒的,他们两人的退休工资加在一起才400多元,2000元对他们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,老夫妻感激得就要给我们跪下……我忙拉住他们,连声说,这是我们公安干警应该做的,应该做的。

这次抓捕叫我深切地感到,老百姓是非常需要我们这些人的。

最叫我感到遗憾的是2000年那次抓捕。

那是一个星期天,一早,我乘公交车去单位值班,当我从829路公交车下来要换937公交车时,习惯地扫了一下周围,这一看不要紧,我发现了两个很不舒服的身影,再一看眼神,就更不对了,我的心直往下沉。他们从对面的829路公交车下来,急匆匆地过了马路,然后到这面829路公交车站准备再乘回头车。我观察着他们,四十多岁,一个1.7米左右,另一个1.8米左右。我看他们上了829路公交车,心想:这贼我抓定了,毫不犹豫就跟了上去。上了车,这两个狡猾的扒手似乎并不急于动手,我判断他们是在物色对象,果然,在汽车靠站的时候,1.7米.利用刹车时的惯性,身体迅速地靠向一个背包的女人,然后又马上和掩护他的1.8米对了一下眼神,接着两人就往车门挤。我判断1.7米出货了,马上上去问背包的女人:丢没丢东西?女人一摸包,脸一灰说:钱包没了。我马上跳下车,看到1.7米和1.8米分头向车头和车尾逃去,也不知哪来那么大劲,没等1.8米反应过来我就拖住了他,我知道他没带账不会反抗,就把他交给被害人看着,回头,我又去抓那个1.7米,边追边掏铐子,并大喝:站住,我是警察!1.7米被我的气势吓得有些腿软,但他身上带赃,本能地要逃要反抗,我还是扑住了他,并在他身上搜出了一个咖啡色皮夹子,我正要给他上铐子,他突然反抗起来,我们扭在了一起,在扭打中,我感到体力有些不支,人要虚脱一样,便喊:我是警察,他是小偷,哪位师傅帮个忙!后来,在一个送快递小伙子的帮助下,我终于给1.7米带上了铐子。贼抓住了,我突然发现手里的赃物没了,一定是在我和1.7米搏斗时甩出去的,当时人很杂乱,我没看住……尽管,有送快递小伙子和被害人两个言证相互印证,1.7米和1.8米都得到了惩罚,但是被害人的损失没有挽回,对我来说,是非常懊恼和遗憾的。

今年9月,我们发现了一个剪项链的团伙,在宝山地区疯狂作案。

9月12号,我和小组5位队员下去。下午,在嘉广线东方国贸站,我和搭档发现了目标。他们一伙5人,物色对象、掩护、剪项链、接赃,分工相当明确。我们一边报告后面的队员,一边准备实行抓捕,我拉开了包上的拉练,随时准备拿铐子,只要他们一出货,我们就行动。那天也怪了,他们一直没有得手。这时,我发现后门又上来4个,他们一上来就发现了我们在车后跟踪的车辆,于是向同伙打了暗号,溜了。我马上请示队长,要不要跟上去,队长怕打草惊蛇,果断地说:放掉。过了几天,在沪太路洛川东路附近,我们和这伙盗贼又遭遇了。当时,我们4个,他们7个,我心想:一定要死死咬住,这回怎么也不能叫他们逃脱了。这时,他们一伙人在新客站又换乘104路公交车,我们随后也跟了上去。我用手机报告给大队,又调来了大队另外两个小组的队员。这回,我们把这伙贼咬得死死的,他们到泰兴路下了车,打的到了莫泰MOTEL168连锁旅馆附近的老鸦火锅店里。我们一数,好家伙,8个。大队长命令我们连锅端,机会难得,就地逮捕。当时,我们就在这伙盗贼的脖子上搜出两根剪断后又接起来的金项链,其中一条黄金项链40克,价值8000左右,被害人报过案,此条项链和她描述的一模一样。我又从盗贼头目老婆身上搜出一张银行卡,一张莫泰MOTEL168连锁旅馆的开门卡。我们在宾馆房间里又搜出一根项链。后来我们查了他们的银行卡,每天进帐一万多元,他们流窜作案,已经换了六个宾馆,可想而知他们作案有多么疯狂。这个案子目前还在审理,听说已经扩案十几起了。

噢!你问我什么时候退役?说真的,我挺喜欢这个行当,每天都很新鲜,我经手的案子,没有一个是一样的……我这人待人接物方面不行,抓小偷还行。现在我体力还可以,等我感觉我影响指标,拖队友后腿了,我会考虑退役的。

宝贝 如果有情况离妈妈越远越好

我找到坐落在国权路上的复旦附中,事先已经和陈峥的儿子元骏约好,利用他下课后到晚自习当中的时间和他聊聊。在大门外等了一会,他准时出来。元骏看上去虎头虎脑,学业似乎并没有对他有多大压力。我们就坐在学校门外的马路牙子上,交谈了起来……妈妈很爱我,很爱我爸爸,很爱我们的家……说到这儿,那孩子的眼睛就潮了,溢满了感恩之情。

我八个月,妈妈就上班了。记得那时我们住在浦东上钢五厂,妈妈上班在浦西徐家汇衡山路,来回二十多公里,妈妈用自行车驮着我,当中还要摆渡。爸爸上班更远,每天五点多就要出门了,所以,我一直是跟妈妈一起走。起初,我坐在妈妈的前面,路上,靠着妈妈的手臂,我可以安然入睡。我们一般六点起床,六点半出发,一年四季,风雨无阻,直到我小学毕业。上预备班,我就开始住读了,一直到现在。

妈妈跟我说过不止一次了,我小时候很苦,可能指的就是那个时期,妈妈好像很歉疚,很对不起我似的。过去我不觉得怎样,很多事情我都没有记忆,现在我大了,一些事我懂了,其实,不是我苦,是妈妈苦,真的,是妈妈苦。那时,有时下雪,有时下雨,有时很热,太阳很毒。一次,天很冷,妈妈给我包了一层又一层,但我的脚还是冻僵了,到了幼儿园,妈妈才发现我的鞋掉了,脚被自行车轮台磨破了,出了不少血,妈妈抱着我的脚哭了……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妈妈哭。

我不像有些孩子对家长很不屑,我从心里是很佩服妈妈的,特别是在对我的教育方面,给我养成了很好的学习习惯,所以,尽管是在市重点名牌中学,我也一直感到比较轻松。妈妈的一些话,我记忆深刻,记得刚上学时,妈妈就对我说:聪明的孩子是把作业在学校就完成的。我问妈妈:那回家干什么?妈妈说:玩啊!难道你不喜欢玩吗?所以,我做作业一直很麻利,因为做好了就可以玩了。你说我妈妈聪明不聪明?

我中考的时候,妈妈发现我复习的时候总是精力不集中,就说:你站着复习试试?我照妈妈说的做了,果然效果好,精力很容易集中。后来我考上上师大外国语附中。对我来说,那是一个很棒的中学,对我影响很大,我非常喜欢那里的学习环境,如果不是在那里打下了扎实的基础,我也不会考上复旦附中这么好的学校。

妈妈是个爱逞强的人,她要求自己,也要求我做好每一件事。她空下来的时候喜欢给我们烧菜,烧完她会得意地问我们:你们说好吃吗?你们说我会烧吗?你们说我能干不能干?她听了我们的回答会很开心,可是,妈妈从来不抱怨,不说自己苦,也不说自己累,妈妈是一个喜欢付出的人,她的快乐来自对别人的奉献。

妈妈的手很小,比我小,可以说,比通常人都小,小很多,可是妈妈的手很有力。小偷若是被妈妈抓住,就死定了,她会死不松手的。妈妈的两个手都有伤,一个脱过臼,一个骨折过,都是被盗贼用手掰的。我有时很担心妈妈,每天下晚自习都要和妈妈通一个电话,如果妈妈电话晚接一会儿,我心里就有些紧张。有一次我回到家里,看到妈妈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,我知道,妈妈又负伤了,我很难过,很心疼妈妈,可妈妈还笑着安慰我说:没什么,不过脚骨折了,打上石膏就好了。后来我知道,妈妈是追坏蛋时摔的。

在我看来,她不仅仅是饭烧得好吃,她什么都会干。我考上高中后,妈妈给我锈了一匹活灵活现的红鬃烈马,镶了框子挂在我房间里,我特别喜欢,我是属马的,每每看到它,对我都是一次无言的激励。

我和爸爸妈妈一起去大卖场买东西,出来后,妈妈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“噌噌噌”走在前面,我和爸爸从妈妈手里抢出东西是很难的,妈妈抓住什么东西是不松的。爸爸无奈地说:你叫别人看看这像什么?你拎着大包小包的,让两个大老爷们空着手晃晃荡荡走在你边上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虐待你。妈妈笑着说:不是我逞能,你们一个腰不好,不能负重,一个还小,在长身体。

起初,我并不知道妈妈在家和在外面是不一样的,我只知道妈妈是警察,但不知道妈妈是怎么抓小偷的。第一次跟妈妈出警,我还上小学,暑假里没人带我,妈妈就说,跟我去吧!去之前,妈妈叮嘱我说:一旦有情况,你不要靠近,等在原地,妈妈会来找你。

我问:有危险我能救妈妈吗?妈妈搂着我说:宝贝,你还小呢!如果遇到危险,你记住,一定要离我越远越好,千万不能过来。

我问:那坏蛋要是打妈妈怎么办?

妈妈笑着说:其他叔叔会来救援妈妈的。

记得第一次看到妈妈抓扒手,我惊呆了,不相信那是我妈妈。只听妈妈大喝一声:我是警察!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妈妈身上,当时,我真为妈妈骄傲。妈妈和我们在一起不是这样的,妈妈是世界上最慈祥温柔的妈妈。看到妈妈神速敏捷地扑向扒手,接着和坏人扭在一起,那一刻,我心里很伤心很害怕,为妈妈捏了一把汗,很心疼妈妈。不怕你笑话,那次,我吓得差一点尿裤子。后来,妈妈还是制服了坏人,给他带上了亮铮铮的手铐。身高一米五的妈妈,在众人当中显得很高大很威风。

我们一家出去,有妈妈在身边,我和爸爸特别有安全感。。

有时,听同学们说,又丢了手机和钱包了,我就想,要是妈妈能把天下的小偷都抓光就好了。

我问过妈妈:小偷能抓光吗?天下无贼该有多好,妈妈对我说:你没听说过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吗?会有那么一天的。我们现在社会的经济结构是宝塔型,也就是说富人少,穷人多,两极分化,等社会发展进步了,社会经济结构变成橄榄型,那小偷就少了。

我希望那一天早日到来,我妈妈再也不用抓小偷了。

有你 我这辈子就饿不着了

陈峥的老公金义重又要出差,实在挤不出大块时间,只好在他的车里采访了他。金义重是公安战线某研究所的副主任,分管技术工作,经常出差在外。我问:陈峥在您眼里是个怎么的女人?于是,他讲了作为妻子的陈峥……

我给你讲个事,陈峥第一次到我家的时候,我妈说包饺子,你猜怎么着,从剁馅、和面、擀皮到包,就她一人,就把饺子包出来了,又快又利索。我当时就想:看来这辈子我是饿不着了。

在家里,陈峥应当说是很有女人味的。

陈峥基本属于那种相夫教子型的传统女性,她身上母性色彩很浓厚。

不怕你笑话,生活上,陈峥一直把我和孩子,当成她的两个儿子来照顾。

节日里,如果她上班我们休息,她会早早起来,把我们的饭烧好。如果她加班回不来,到了吃饭时间她会来电话问:你们吃了吗?你们怎么吃啊?我给你们叫外卖吧!我们就说:你把我们当弱智了,都什么时代了,吃还是问题吗?

你看,我明天要出差,天冷了,她把我的羊毛外套找出来,把上面的洞送到店里修补好,把鞋也修了,换洗衣服给我找好,样样整整齐齐摆好,她就是这样。

她认为,一个女人,能把他身边的两个男人照顾得健健康康,是一件很幸福的事,她就是这样一个很单纯、很简单的女人,很真诚,很善良,很容易满足。

她一般不谈什么事业啊追求啊什么的,她就是认认真真做好每一件事。对孩子她也是这么要求的,孩子尽力就可以了,她从不提过高的要求。有时,她会带着儿子去开卡丁车,去游戏机房打游戏,玩起来比孩子还野。

陈峥是一个闲不住的人,一个精力旺盛的人,一个不知疲倦的人,一个很容易兴奋的人,一个有古道热肠的人。

她爸爸有一句很经典的话,是形容她的:9亩地里就她一颗“能”豆子。

我经常对我儿子说,你妈妈是40岁的年龄,14岁的心,4岁的头脑。

你别急,你听我说。她就一根筋,喜欢不喜欢都在脸上。全世界都明白的事,可能就她一人还蒙在鼓里。

1999年,陈峥对我说,她要调到公安公交分局,到一线从事反扒工作。她还说,干反扒,时间灵活机动,顺便还可以照顾儿子。我没有反对,以为她过过瘾,玩两把也就不干了,女同志嘛,转个内勤很容易。我一直觉得她这人手勤腿也勤,打字每分钟120个,是个做内勤的好手。我真没想到她会干这么多年,而且越干越火。

这期间她有点“走火入魔”,我给你讲几件事听听。

有一次我出差回来,晚上十点了,我打她电话问她在哪里,我就听电话里在喘粗气,接着听到她喊:你快过来,我弄到一个,你帮我押回去。那么晚了,当时,我很担心,开着车火速就赶过去了,帮她把小偷带到公交分局。还有一次,我们一起去银行办信用卡,走到车站她说他发现了目标,接着就把我扔了。还有就是我们一家外出,本来是挺放松的事,可是一到车站你再看她,东张西望的,搞得我和儿子很没劲,这哪是出来玩啊!是一家出来抓小偷。

记得她第一次抓住小偷,马上打电话给我,说她弄到了一个,兴奋得哇啦哇啦,我当然也为她高兴,还鼓励了她几句。以后,每次抓到小偷,无论我出差在哪里,她都要来电话向我报功,回到家里还要眉飞色舞给我和儿子讲逮捕经过。起初,我和儿子为她喝彩,和她一样兴奋和高兴,后来,她越抓越多,我们越听越觉得惊险,心里像扔了块石头,沉沉的,特别是她第三次负伤后,每次再听她讲,我们就兴奋不起来了,虽然耳朵在听,眼睛却不怎么看她,冷她的场。我有时会问她:你是怎么抓的?然后给她分析危险在哪?怎么预防?我和儿子不再纵容她的得意,怕她越抓越野,因为,这个家不能少了她,生活上她是我和儿子的靠山。

她曾很认真地问过我,他说你看我整天灰头土脸地和一群“下三烂”混在一起,你介意吗?我告诉她,我不介意,我只在乎她的平安。我说:你每天要给我平平安安的回来。

她是一个对反扒工作有激情的人

陈峥的大队长卞云和她共事多年,他们曾经一起出警,一起制服罪犯,他说:对工作这样富有激情的女同志在我看来是少有的。

干反扒这行的,基本上属于“散养”。没有作息时间,工作高度机动,只要一出去,领导很难监督和管理。所以,从事我们这项工作,要有敬业精神,要有荣誉感,还要有高度的自律精神。有人担心说:你们常年不穿警服,行走在“灰色地带”,会不会忘记自己是人民警察?其实,在我们亮出手铐那一瞬间,在我们高喊“我是警察”的那一刹那,我们不断地在感悟一个人民警察的庄严职责。

我和陈峥共事多年,我有时也纳闷,她的那种对工作的激情来自哪里呢?我想,一是她喜欢,二是她要强,三是有责任感。

2003年以前,反扒工作是比较艰苦的,一般搭档二人出去,工作六到八小时。可陈峥一工作就是十几个小时,一年的指标,她8月之前就完成了,特别是2001年她当探长以后,工作强度大,还要带三个男同志。有时夜里抓到小偷,上缴赃物,写完材料,处理完,凌晨1、2点种,2、3点种也是经常的,5、6点种又要出来。她是一个舍得出力又不会惜力的人,记得那时她累得常流鼻血,我不得不经常叮嘱她,要注意休息。2003年以前,她基本没休过礼拜。有时困了累了,趁不是高峰时间,从起点站睡到终点站,车上睡车上吃,有时我们去接她,她一上车就睡着了。

她自己总结说:干我们这行要有“三勤”:脚勤、眼勤、嘴勤,还要有“三心”:专心、耐心、恒心。她是那种铐子不离身的人,无论何时,只要发现扒手,单枪匹马她也会盯上去,决不放弃。

上面讲的829路工交车上的案子,其实是很危险的,她一个弱小的女人对付两个身强力壮的贼是要有勇气的。上次捕获“剪项链”的团伙也是很危险的,那伙人仗着人多,又屡屡得手,很嚣张狂妄,那天侥幸的是陈峥没看到他们出货,否则她就上去了,我在下面叫她把手机一直通着,叫我们随时知道她上面的情况。后来扒手增加到了9个,情况很危险,我便叫他们放掉了。我明确规定,女同志隐蔽性好,上去后的任务就是识别、跟踪,寻找被害人,抓捕叫男同志上。可是,跟她讲这些基本没用。她单打独斗擒获小偷的例子举不胜举。

一次,她手伤复发,去虹口区曲阳医院看病,挂号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可疑的新疆人,于是病也不看了,最后,在那人偷患者手机时把他抓获。

陈峥是个女同志,体量又小,已经负过三次伤了,但她从不畏惧,即使面对拿刀的窃贼,她也没后退却过,并成功地救助了队友。

记得2004年的2月,她和两个队友去徐闵线上反扒,发现两个湖南籍扒手,他们一个掩护,另一个用刀片划包偷手机。刚一得手,就被我们的男队友抓获了,这时,陈峥看到另一个窃贼把手伸向了裤袋,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弹簧刀,前面的女队友惊呼:他拔刀了。罪恶的匕首向前方队友的胸部刺去……说时迟,那时快,陈峥从后面一下扑了上去,死死地扼住了罪犯拿刀的手腕,拼命往后拖,女队友大声喊:我们是警察!罪犯一愣神,陈峥乘机把他的手向椅背上一磕,弹簧刀落到了地上。那次是陈峥救了队友一命。后来的一次,是队友救了陈峥。那次是在748路公交车农学院站,她发现了五个男的鬼鬼祟祟的,在伺机作案,果然,748路车进站的时候,他们一齐挤到了车门口,但没有上车。陈峥看到其中一个人在同伙的掩护下,从一个上车男子的腰带上,偷下一个手机,陈峥上去一把就把他抓住了,小偷慌了,求饶道:大姐,我把手机还回去,放了我吧!陈峥哪里听得进这些,她见的多了,还有张口就给五千元的呢!陈峥说:不抓你,我不是白当警察了吗?小偷见要给他上铐子,拼命挣扎起来,这时,险情发生了,陈峥后面一个窃贼的同伙,突然拔出一把单刃弹簧刀,冲了过来……危险逼近,陈峥并没有觉察,可是十米外的队友霍仁达发现了,他马上像出鞘的箭一样飞了过去,转眼就把歹徒死死地扑倒了。

事后,陈峥自己说:如果霍仁达慢几秒钟,我就“光荣”了。

陈峥从事多年反扒工作了,但每次抓捕扒手,她依然还很兴奋,并且一直保持对反扒工作的旺盛激情。

平安是社会和谐的基础,陈峥和她的队友们是我们这座城市的平安天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