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二维码
快手二维码

散文《探亲》

作者:史平松

二子当了三年消防兵,被改选为士官。回家探亲时,警容严整的二子“叭”地给父母敬了个礼,一下子把母亲的眼泪给敬下来了。

夜里,二子跟父母、妹妹讲了三年消防兵的经历,妹妹听得津津有味,眼睛睁得溜圆。临了,母亲跟二子说,有人在邻乡给他相了一个姑娘,叫杨芳,赶明儿,让爸带他去见见。二子说:“杨芳是我同学呀。”头脑里立刻浮现穿着碎花小褂,梳两小辫,面容姣好,热情开朗的杨芳形象。二子不同意让父亲领着,决定自己去。

过了一天,二子上了农用客车赶往邻乡见杨芳。快过年了,农用客车里塞满了父老乡亲。二子习惯性瞅瞅车厢,没见灭火器,便问驾驶员:“师傅,你这车里咋不配灭火器呀?”驾驶员翻翻眼瞅着穿军装的二子问:“你是谁呀”

“我是消防队的。”“噢,马上配,马上配。”

二子找个位子坐下了,旁边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抽着烟,呛得二子连连咳嗽。二子忍不住了:“大伯,这车子里不能抽烟啊。”“快完了。”那人猛吸起来,并将一旁装得半满的塑料编织袋往自己怀里挪了挪,对二子抱歉地说:“这鞭炮放这里害得你脚都伸不开。”“什么?鞭炮?”二子一听就急了,不由分说,提起塑料编织袋就往车门口走。“嗳,我说你是谁呀?你管得着吗?”中年人生气了,一把抓住编织袋。二子恳切地说:“大伯,我是消防队的。这样做太危险了,你把这么多鞭炮放车上,车里这么多人,出事还得了吗?”车上的人也都七嘴八舌地说:“这当兵说得有道理。”“真是要钱不要命啊。”中年人瞪着眼死瞅着二子,气鼓鼓地松了手。

车子停下来,二子责备驾驶员: “你呀,这么多鞭炮,一旦出事,就是大事,到那时,你吃不了,兜着走。”驾驶员没话说了,忙和二子一起将半袋鞭炮装上车顶,用绳子捆牢。

一路无话,车子到站了。二子爬上车顶把半袋鞭炮拿下来,交给中年人,然后就朝杨芳家所在的村里走去。到了杨芳家,二子一下子愣了,堂屋里正端坐着那位中年人。杨芳跑过去说:“爸爸,他就是二子。”